首页
会员登录
免费注册
联系我们
X

Q Q:2127933951

短信:15311168815

邮箱:kefu@365invest.cn

总机:+861056292003 62960939

地址:北京市信息路12号中关村发展大厦D区一层

邮编:100085

  
首页>政府招商引资 > 招商预警 > 正文

为讨招商引资奖他诉市政府

[2016-10-26 09:29:34] 来源: 【】 评论:0

  14年前,宜春一个普通职工,为挽救所在的国企,找来有意收购的公司,并介绍给宜春市发改委,最终促成收购成功。

  事后,因得知政府对招商引资有奖励政策,该职工向已获第一笔奖金的宜春市发改委索要奖励,获得2.67万元。殊知,后续“奖金”却一直未拿到。气愤之下,他将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告上了法院。

  专家指出,招商引资是政府部门的职责,本不应奖励,但这是符合当时国情的无奈之举。面对行政奖励失范的情况,建议国家立法规范行政奖励行为。

 

为讨招商引资奖他诉市政府

廉凤龙为争取奖金奔波了十余年

  普通工人 “牵线搭桥”救国企

  每次经过江西宜春造纸厂原址时,年逾六旬的廉凤龙心里很不是滋味。

  14年前,他曾在这里工作。但因经营困难,造纸厂于2002年前后濒临破产。为求生计,廉凤龙担负起了守厂的工作。

  2002年年初,廉凤龙得知上海中机能源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中机)有收购造纸厂的业务。

  廉凤龙回忆说,作为国企的江西宜春造纸厂,当时拥有多台全国领先的高科技关键设备,生产线也引进了多项国外技术,且交通便利,拥有34万亩原材料基地。

  在与上海中机联系上后,廉凤龙开始四处奔走,核实企业生产经营情况,并向当时负责江西宜春造纸厂破产清算的宜春市发改委申请相关资料,最终起草了一份情况介绍送至上海中机。

  2002年4月,上海中机派人来宜春考察,廉凤龙前去接车,并将一行人带至宜春市发改委洽谈收购事宜。在接下来的实地考察中,廉凤龙也多有陪同,并提供咨询。

  当年5月24日,上海中机与宜春有关方面正式签署合同,决定以8168万元的价格收购江西宜春造纸厂,收购款分多次支付。

  据理力争争取到第一笔奖金

  “老廉,你促成收购有功劳,政府下发了文件,对你是有奖励的。”在与工人的一次交谈中,这个意外得知的消息,让廉凤龙兴奋不已。

  随后,破产清算组组长、时任宜春市发改委副主任的温勃山证实了此事,并给了廉凤龙一份《中共宜春市委办公室、宜春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下达市直单位2002年招商引资目标任务的通知》(下称《通知》)。

  根据《通知》,凡经考核认定为市直单位的招商项目,均按认定引资额的1%给予中介单位(个人)奖励。奖金扣除用于招商引资的差旅费、接待费等有关支出外,剩余部分的50%用于建立本单位招商引资基金,另50%根据招商引资贡献大小用于奖励本单位的有关人员。

  “既然鼓励人人都来招商,那我作为国企职工应该也算是中介人,奖励肯定少不了。”廉凤龙谋划着,按照8168万元的引资额,他将可以得到40.84万元的奖励。

  2002年6月,在得知第一笔1068万元的收购款已到账后,廉凤龙开始向宜春市发改委咨询奖金一事,但结果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说我没有全程跟踪服务,不是中介人,不能得奖金。”廉凤龙回忆称。

  经过廉凤龙多次据理力争,2003年9月23日,温勃山私下与他签订协议,承认他在此次招商引资过程中做了牵线的工作。

  该协议约定,根据《通知》,在每年的奖金额中,50%留作宜春市发改委招商引资费用,剩余50%的一半奖给廉凤龙。随后,宜春市发改委就将10.68万元奖金中的1/4(即2.67万元)发给廉凤龙,并一次性补助其2000元招商引资费用。

  因“不属奖励对象”诉市政府

  剩余的奖金,其实更不好拿。

  2003年10月,廉凤龙从侧面了解到,剩余的7100万元收购款已悉数到账。他再次找到宜春市发改委索要剩余奖金,却遭到了拒绝。

  “他们说奖金还没发下来,等发下来再说。”廉凤龙称,从此之后他便一直为此奔波。

  这一跑就是13年。

  2016年3月17日,廉凤龙将宜春市人民政府和宜春市发改委诉至法院,认为其本人才是此次招商引资中介人,请求法院判令两方按《通知》规定足额发放奖金。同年6月27日,该案在宜春市袁州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在庭审中,宜春市人民政府辩称,纵使廉凤龙在招商引资过程中有过牵线作用,但其并不属于招商引资的奖励对象。江西宜春造纸厂整体资产转让招商引资由宜春市发改委完成,其属于奖励对象。在1068万元收购款到账后,因政府对竹林加工等资源约束型项目明确不予奖励,故未再就该招商引资项目进行奖励。

  宜春市发改委则辩称,廉凤龙虽有牵线,但其并未跟踪整个过程,其行为不符合奖励条件。上海中机收购江西宜春造纸厂是与宜春市发改委对接,并由其全程跟踪服务,宜春市政府也仅认定宜春市发改委为此次招商引资中介单位,奖金亦仅向其发放。之所以拿出2.67万元奖金发放给廉凤龙,是鉴于其有过牵线介绍。2003年后,宜春市委出台了(2003)7号等文件,明确了对竹林加工等资源约束型项目明确不予奖励,此后宜春市政府未再发放该项目奖励。

  宜春市政府还提供了宜春市委办2005年8号文件的复印件作为证据,证明2003年以后政府对于资源消耗型的招商引资不认可作为奖励项目。

  廉凤龙当庭对该证据提出了质疑。他认为,2005年8号文件只是对2003年引资任务作出的规定,不涉及其对2002年招商引资项目主张奖励。

  “招商引资系多方共同促成”

  “同样做了事,为什么许他廉凤龙得奖励,就不许我们得奖励?”10月18日,宜春市发改委办公室工作人员胡平(化名)直言。

  在他看来,本案的关键在于,廉凤龙到底是此次招商引资的中介人,还是线索提供人?胡平解释说,《通知》已明确了中介人必须要全程跟踪服务,其中工作量很大。

  “每次考察我都陪同去了,还要我怎么跟踪服务?我本来就是好心牵线搭桥把企业找来,剩余的全程跟踪服务工作,就是政府部门的职责,政府部门做了职责范围里的事,根本不应得到奖励。”廉凤龙质疑称。

  对此,参与了此次招商引资的胡平告诉新法制报记者,如果前期所有工作都是廉凤龙做的,就等着政府来签收购协议了,奖励全给他当之无愧;但事实上,廉凤龙只是陪同考察,大部分工作都是由破产清算组有关人员来做,“现在廉凤龙认为项目落地是他一个人的功劳,索要全部奖励,这合理么?而且由于政策原因,后面的奖励根本也没发放。”

  胡平坦言,此次招商引资不是哪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多方共同促成,奖励不应由廉凤龙一个人独得。

  另外,据现任宜春市机关事务局局长的温勃山透露,江西宜春造纸厂被收购后一直未开工经营,而是由当地政府花费1亿多元回购了该项目,目前江西宜春造纸厂原址已另作他用。

  2016年9月5日,宜春市袁州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作出判决,认为《通知》下发的对象是

  市委各部门、市直各单位,并鼓励市委各部门、市直各单位人人招商。廉凤龙与宜春市人民政府在招商引资事项中既无合同约束,也无法律规定,其要求后者补发招商引资奖励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宜春市发改委被认定为此次招商引资中介单位并收到相应奖励后,有权就该奖励款作出处理,不存在截留廉凤龙招商引资奖励的情形,廉凤龙的诉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驳回廉凤龙的起诉。

  目前,廉凤龙已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

  【专家】行政奖励 亟须立法规范

  江西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行政法学博士王柱国认为,从行政法的角度来看,招商引资本就在政府部门的职责范围之内,本不应进行奖励。但在10多年前,我国正处于强力推动经济改革的大背景下,为推动大型国企走出濒临破产的困境,宜春当地政府出台有关招商引资的行政奖励政策,在当时来看,这种“非常手段”其实是无奈之举,符合当时的国情,有其一定合理性。

  在王柱国看来,本案的关键在于,《通知》仅是政府内部通知,并未向外界公开发布,且对于招商引资中介人的认定以及奖励的发放,宜春市政府拥有决定权,而廉凤龙和当地政府在招商引资事项中既无合同约束,也无法律规定,廉凤龙足额发放奖励的诉求难有法律支持。

  “廉凤龙的遭遇,其实反映出的是当今政府行政奖励行为的失范。”王柱国表示,政府对招商引资中介单位(人)奖励,实际上是一种行政奖励行为,但由于我国对行政奖励至今没有法律规范,这导致各地政府实际操作起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出现了很多不合理不合法不公平的现象。

  王柱国分析称,要避免行政奖励失范情况的发生,相关政府部门在出台奖励政策之前,应建立起一套规范的奖励办法,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让政策方案得到进一步优化,提高可行性。

  “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亟须从国家层面立法规范。”王柱国表示,目前,关于行政奖励还没有一个国家级的统一立法,为了能让行政奖励行为走入法治化的轨道,亟须从国家层面立法规范。